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報社主辦
搜索
公告: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 我們整裝出發! 法制日報社《法人》雜志總編輯致讀者

無法上交負責保管的充值卡不直接構成貪污罪

陳姣瑩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員額法官,華東政法大學刑法學碩士。從事刑事審判工作19年,曾審理案件上千件,其中審理大量死刑、集資詐騙等重案要案。曾榮立三等功、獲嘉獎等。

李鳳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法官助理,華東政法大學訴訟法學碩士。曾發表《律師在刑事辯護中的保密及懲戒機制研究——以互聯網新執業環境為視角》《欺騙性訊問策略的合法性分析》等論文。

無法上交負責保管的充值卡不直接構成貪污罪

◎ 文 《法人》特約撰稿 陳姣瑩 李鳳

近年來,腐敗犯罪依然居高不下。其中,貪污罪是我國腐敗現象的重要表現之一,成為司法機關所重點打擊的職務犯罪。隨著社會形勢復雜多變、犯罪手段日益多樣,導致司法實踐中對貪污罪的認定尤其是主觀目的上難以把握。一般認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無法上交依職權保管、未使用的加油充值卡的行為構成貪污罪。但是,司法人員只憑其未能上交加油充值卡這一行為的外在表象,就推定行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是依據不足的,難以直接認定貪污罪。

基本案情

徐某于2011年12月至案發擔任上海市公安局某區分局后勤保障處處長(注:2012年11月,后勤保障處更名為警務保障處),利用其全面負責該處業務,并分管財務科、分局汽車修理廠等職務便利,貪污公款共計人民幣1,355,014元。其中,第一節犯罪事實(本案的爭議部分)為徐某擔任處長期間,將單位專項經費購買的、由其保管的尚未使用的加油充值卡,以及其讓干警嵇某、沈某等人用行政備用金購買、充值的由其保管的尚未使用的加油充值卡非法占為己有。上述兩部分加油充值卡價值共計1,089,170元。

另查明,徐某未上交的上述加油充值卡內錢款尚在中國石化充值賬戶內。其他犯罪事實主要是徐某利用職務便利,使用公款招待親友、將加油充值卡套現處分、贈與他人等貪污公款,共計265,844元。

裁判結果

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一審審理認為,關于第一節犯罪事實,根據證人證言,證實經審批購買的加油充值卡均由徐某負責管理、支配,且僅允許用于公務活動,對加油充值卡的使用并未有過其他指示或干預。雖然徐某依職權對加油充值卡保管具有合法性,但當單位向徐某提出要求交還加油充值卡時,徐某不能交出其保管的加油充值卡,即使如徐某所稱加油充值卡被其銷毀,那么其擅自處理該財物,致使無法實際交還,也應認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觀故意。另,加油充值卡是權利憑證的載體,并非財產本身,需通過消費或出售他人方可實現。

經查,至今加油充值卡內錢款尚在中國石化充值賬戶內,國有財產未遭受侵害。單位可以通過掛失等手段,使該充值卡失去其形式上的價值,因此單位并未喪失對該財產的實際控制,應屬犯罪未遂。

隨后,一審法院以貪污罪判處被告人徐某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第一節犯罪事實的爭議焦點,為徐某依職權保管尚未使用的加油充值卡的行為,是否構成貪污罪的問題。該節所涉加油充值卡是權利憑證的載體,并非財產本身。現雖載體去向不明,但該部分加油充值卡均系實名登記,卡內儲值金額亦顯示未曾啟用,財產權屬未發生過變化,即客觀上單位并未喪失對該部分財產的實際有效控制,國有財產未遭受侵害。

同時,涉案加油充值卡系正常移交和按規定購買充值,不可能被隱匿。本案并無證據證實徐某基于非法占有卡內資金的目的,處分該部分加油充值卡,故原判認定徐某貪污前述加油充值卡內資金的證據不確實、充分。至于徐某辯稱因精神原因予以剪毀加油充值卡的行為,并非對卡內資金的實質處分,不能由此認定徐某具有非法占有故意。僅憑徐某不能交還加油充值卡這一行為,不能得出其侵吞卡內資金的結論。

故原判認定的第一節貪污犯罪事實依據不足。二審法院對徐某犯貪污罪這一部分,改判為有期徒刑一年十一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

評析意見

本案中,第一節犯罪事實的爭議焦點在于,徐某無法上交依職權保管未使用過的加油充值卡的行為,是否構成貪污罪。其中,最核心的問題是,對徐某主觀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審查判斷。

筆者認為,在判斷行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觀目的,需要結合客觀行為予以綜合考慮。但不能被客觀行為的表象所迷惑,而出現客觀歸罪的現象。在本案中,不能僅僅依據徐某持有加油充值卡未能實際交還,就認定其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而應運用推定的方法從主客觀兩方面出發進行分析判斷。

首先,徐某持有涉案加油充值卡的行為具有合法性。在分析徐某主客觀上是否符合貪污罪的構成要件之前,需要先分析其前置性問題——徐某持有加油充值卡的行為性質。如若徐某是非法取得加油充值卡,則其取得加油充值卡的行為就構成貪污罪。

本案中,涉案加油充值卡由兩部分構成,根據相關證人證言等,第一部分系前任處長楊某在邱某、沈某在場見證下,向徐某正常移交的加油充值卡及清單。根據相關加油站充值記錄及財務憑證記錄等,第二部分系徐某根據正常流程,經領導審批后讓干警購買、充值的加油充值卡。結合時任某區公安分局局長楊某、趙某的證言,均證實經其審批購買的加油充值卡,均由徐某負責管理和支配,故徐某系依職權合法取得涉案加油充值卡的保管權,其持有加油充值卡的行為具有合法性。

其次,徐某客觀上未實施非法占有涉案加油充值卡的行為。在判斷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客觀上,是否實施了非法占有公共財物的行為時,需要準確把握“非法占有”行為的內容實質、表現形式。貪污罪中,只有行為人實際獲得了占有、使用、處分和收益4項排他性權能,才算實現了占有。因而,貪污罪的占有是對所有權的侵害,不單單是民法上所說的持有和控制。

本案中,在認定徐某是否實現了非法占有之前,必須先對涉案加油充值卡的性質進行分析。因為加油充值卡屬于有價支付憑證,有別于一般的有形財物,具有特殊性。有價支付憑證與其所記載的財產性利益相分離,不能將其等同于財物本身。行為人占有有價支付憑證并不意味著實際占有其所記載的財物,其并不一定能夠實際取得該財物。徐某依職權保管的加油充值卡屬于記名的有價支付憑證,僅是權利憑證的載體,并非財產本身。雖然該載體去向不明,但并不等同于對該部分財產控制權的喪失。徐某是否交還加油充值卡這一載體,并不能成為其是否構成貪污罪的認定依據。

涉案加油充值卡均系實名登記,卡內的儲值金額也并未使用,財產權屬未曾發生變更。某區分局并未喪失對該部分財產的控制,國有財產并未遭受侵害。故徐某本質上未實際取得該部分財產。其不能上交涉案加油充值卡的行為,并不屬于非法占有了涉案加油充值卡所承載的單位財產,其并未實施非法占有涉案加油充值卡的行為。

最后,徐某主觀上不具有非法占有涉案加油充值卡的目的。

對于非法占有目的概念的理解上,理論界存在不同的觀點,主要有“排除權利說”和“非法占有說”。

排除權利說是指,行為人在主觀方面,具有非法永久排除權利人對公共財物的所有權。非法占有說是指,行為人主觀上具有非法取得公共財物所有權的目的,并意圖將財物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筆者更傾向于后者,因為權利人喪失所有權,并不意味著行為人取得所有權,其主觀上就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但是,行為人取得所有權,必定會導致權利人喪失所有權。并且,貪污罪作為一種取得型財產犯罪,目的就是將財產非法占為己有或者他人所有,所以“非法占有說”更符合行為人的主觀心理狀態。

本案中,認定徐某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涉案加油充值卡的目的,必須有相應的證據證明,其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該部分財產的所有權,并意圖將該部分財產永久性地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下。根據徐某的供述,在單位提出交還加油充值卡的主張時,其因個人精神方面原因予以銷毀,致使不能實際交還。結合前面對其客觀行為的論述,徐某并未對涉案加油充值卡作出實質性處分,也未實際取得該部分財產。因而,徐某持有加油充值卡,并不能實際交還加油充值卡的行為,與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之間并不具有直接聯系,即不能從其行為推定出其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涉案加油充值卡的目的。

當然,若在案證據能夠證實徐某因個人目的,將加油充值卡進行處分,則應按照貪污罪進行論處。否則,僅憑徐某持有并且不能實際交還加油充值卡的行為,就推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也不符合有罪判決的證明標準——案件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因而,如果在案證據無法證實,徐某將該節涉案加油充值卡因個人目的進行處分,則不能認定徐某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綜上,通過對徐某客觀行為和主觀目的的分析,從其客觀行為并不能推定出其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因而,徐某的該節事實行為并不構成貪污罪。(責編 何睿 美編 趙佳)

編輯:張凱華

3d杀码定胆3d胆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