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報社主辦
搜索
公告: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 我們整裝出發! 法制日報社《法人》雜志總編輯致讀者

國際貨物運輸在FOB下無單放貨的責任認定

王愛玲

青島海事法院員額法官,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碩士,香港城市大學普通法法學碩士。兩次榮立個人二等功,全國法院海事審判先進個人。在《人民司法》《法律適用》等核心及全國期刊上,發表調研文章30余篇。

李翊

青島海事法院員額法官,民建山東省委法制委員會委員、中國海洋大學法學碩士,香港城市大學法學碩士和博士研究生。曾榮立個人三等功。任最高人民法院影視中心出品的《陽光下的法庭》策劃人、法律總監。百余篇參政議政文章被人大、政協、統戰部采用。

國際貨物運輸在FOB下無單放貨的責任認定

◎ 文 《法人》特約撰稿 王愛玲 李翊

在“一帶一路”倡議深入發展和改革開放日益擴大的新時代背景下,如何防范國際貿易FOB(注:FOB是重要的國際貿易術語之一,又被稱為離岸價格,它指從裝貨港至目的港的運費和保費由買方承擔。)下無單放貨風險,對我國外貿和實體企業尤為重要。

我國是出口貿易大國,目前約有85%的出口貿易約定了FOB條款,即由國外買方負責租船訂艙,與承運人訂立國際運輸合同,并支付海運費的方式。在此種交易運輸條件下,國內賣方處于相對弱勢的地位。這是因為貨物在運輸環節是完全被國外買方控制的。國內賣方即使持有全套正本提單,也會面臨在貨物到達目的港后,被無單提走的風險。然而,當國內賣方向承運人索賠損失時,承運人往往會說“運輸合同是與國外買方簽訂的,國內賣方不是訂立運輸合同的相對方”最終導致國內賣方索賠無果。

我們都知道,合同相對性是合同法的基本原則。FOB條款下,國內賣方確實并非訂約的合同相對方。倘若承運人是國外買方所指定的,買方與承運人串通不支付貨款便通過正本提單提取貨物,國內賣方的合法權益如何保護成為核心法律問題。這也涉及在此類糾紛下,無單放貨后的民事責任的司法審查。

我國海商法和相關司法解釋,賦予了國內出口方實際交貨托運人的法律地位,也就是說,托運人不僅限于訂艙和支付運費的契約托運人。在國際貨物FOB下,持有正本提單的國內賣方應被認定為交貨托運人,有權向承運人索賠,這意味著,FOB下并存著兩個托運人——契約托運人和交貨托運人。從而拓展了與普通民商法框架下的合同相對性,這符合國際公約精神。據此,在法律的框架下,國內賣方的合法權益能得以保障。

基本案情

原告南洋商貿按照被告青島萬達提供的入貨通知,將涉案貨物交于其運輸。青島萬達作為被告萬達運通 (貨運代理公司)的代理人簽發了涉案貨物的全套正本提單。該批貨物提單載明:托運人為南洋商貿,承運人為萬達運通,青島萬達為萬達運通的授權簽單代理人。

為完成上述貨物的運輸事宜,被告將貨物交付給作為實際承運人的德翔海運公司運輸,托運人為青島萬達,收貨人為寰亞國際物流公司(物流代理公司)。南洋商貿為能順利出運該批貨物,向青島萬達支付了貨物的起運港雜費。涉案貨物裝船時的價值共計324055美元。訴訟中,南洋商貿請求法院判令:兩被告賠償貨物損失1977869.69元人民幣及利息。

兩被告辯稱,原、被告之間不存在海上貨物運輸的合同關系。本案涉及的成交方式為FOB,訂艙人應當是南洋商貿的買方或該買方指定的代理人;由于寰亞國際物流公司涉嫌盜竊、詐騙等原因,原告南洋商貿在本案中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兩被告當庭陳述,其已將涉案貨物交付給了寰亞國際物流公司,涉案貨物全套正本提單均未收回,目前為南洋商貿所持有。被告主張,寰亞國際物流公司涉嫌刑事犯罪,已向香港警方報警。

裁判結果

此案經青島海事法院審理后,一審判決:被告萬達運通向原告南洋商貿賠償貨物損失324055美元及其利息,駁回南洋商貿其他訴訟請求。

之后,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維持原判。

法院審理認為:第一,萬達運通與南洋商貿之間存在海上貨物運輸合同關系。南洋商貿在一審中提交的對賬單、匯款憑證和發票能夠證實,其向青島萬達支付了涉案貨物在起運港所產生的費用。因此,可認定南洋商貿將貨物交給了青島萬達。青島萬達作為萬達運通的代理,接收貨物后簽發了提單,南洋商貿是正本提單上記載的托運人。

以上事實表明,南洋商貿符合我國海商法中關于第二種交貨托運人的定義。萬達運通主張,本案貨物買賣合同的價格條款為FOB,貨物的買方委托寰亞國際物流公司訂艙。萬達運通主張上述事實,僅導致南洋商貿不符合海商法中關于第一種契約托運人的定義。但在南洋商貿符合第二種交貨托運人定義的情況下,南洋商貿仍為涉案海上運輸合同的托運人,與作為承運人的萬達運通之間存在海上運輸合同關系。

被告萬達運通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依照海商法第四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承運人對集裝箱裝運貨物的責任期間,是指從裝貨港接收貨物時起至卸貨港交付貨物時止,貨物處于承運人掌管之下的全部期間。在承運人的責任期間,貨物發生滅失或者損壞,除本節另有規定外,承運人應當負賠償責任。”涉案提單項下的貨物運抵目的港后,萬達運通在涉案貨物全套正本提單均由南洋商貿持有情形下,指示實際承運人將貨物交付給案外人寰亞國際物流公司,導致涉案貨物被他人占有和控制。萬達運通上述行為,違反了海商法第七十一條關于“提單是承運人據以交付貨物的保證”之規定。

萬達運通作為承運人,違反了憑正本提單交付貨物的義務,使得南洋商貿對提單項下的貨物失去了控制權。因此,萬達運通公司應當賠償南洋商貿由此產生的貨物損失。萬達運通不能以寰亞國際物流公司涉嫌盜竊、詐騙,南洋商貿的買方信息不真實等事由,免除其在海上貨物運輸合同項下,憑正本提單交付貨物的義務。

評析意見

本案系FOB下無正本提單交付貨物的典型案例,涉及FOB下托運人的識別、承運人的責任期間等幾個法律問題。

首先,關于國際貿易FOB下托運人身份識別的問題。

我國海商法第四十二條關于托運人的相關規定,借鑒了國際條約《漢堡規則》第一條第三款關于托運人的定義,規定了兩種托運人——契約托運人與交貨托運人。這兩種托運人會同時出現于FOB貿易中。契約托運人應當是與承運人訂立運輸合同的一方,訂立的運輸合同主要內容是負責租船訂艙。

本案中,國外買方租船訂艙并支付海運費,符合傳統FOB交易模式,其應為契約托運人。對于國內賣方而言,其只需將貨物交付給承運人,便可認定賣方為法定的托運人,即交貨托運人。南洋商貿的名字被記載在貨物提單的“托運人”一欄中,并且其實際向承運人交付了貨物。毋庸置疑南洋商貿是交貨托運人。

因為國際貿易中間商的存在,很多國內賣方在FOB交易模式下均處于弱勢地位。其不能被記載為提單托運人,因為“托運人”一欄中已被記載為貿易中間商的名字。此時的賣方是否屬于交貨托運人?我國海商法中沒有明確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無正本提單交付貨物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對此作出了規定,此時的賣方仍可被認定為交貨托運人,承運人仍應對其承擔賠償責任。

為什么會這樣規定呢?因為在航運實務中,由買方租船訂艙并指示賣方將貨物交付給承運人,同時認可承運人向賣方簽發正本提單。賣方憑其持有的具有物權憑證功能的正本提單,向開立信用證的銀行交付正本提單議付貨款,銀行付款后將正本提單轉交給買方,由其在目的港憑正本提單向承運人提貨。此整個過程亦是由賣方通過控制提單議付貨款的過程,當然,前提是法律規定的承運人須憑正本提單交付貨物,如買方不能提供正本提單就無法提貨。如買方允許承運人向賣方簽發提單,就等同于把具有物權性質的提單質押給了作為賣方的交貨托運人。因此,交貨托運人雖然沒有在正本提單上載明托運人身份,僅說明他沒有處分提單和背書轉讓提單的權利,但享有通過法律賦予的交貨托運人的地位——憑正本提單向承運人主張貨物的權利。倘若承運人將貨物交給了非正本提單持有人,則應當承擔無單放貨的法律責任,這就是海商法通過規定“交貨托運人”,來保障在FOB交易模式下的賣方能夠收到貨款的立法本意。

其次,承運人的責任期間問題。

海商法第四十六條第一款規定:承運人對集裝箱裝運的貨物的責任期間,是指從裝貨港接收貨物時起至卸貨港交付貨物時止,貨物處于承運人掌管之下的全部期間。海商法第七十一條規定:提單,是指用以證明海上貨物運輸合同和貨物已經由承運人接收或者裝船,以及承運人保證據以交付貨物的單證。提單中載明的給記名人交付貨物,或者按照指示人的指示交付貨物,或者向提單持有人交付貨物的條款,構成承運人據以交付貨物的保證。另外,《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無正本提單交付貨物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條規定:承運人違反法律規定,無正本提單交付貨物,損害正本提單持有人提單權利的,正本提單持有人可以要求承運人承擔因此造成損失的民事責任;第三條規定:承運人因無正本提單交付貨物造成正本提單持有人損失的,正本提單持有人可以要求承運人承擔違約責任,或者承擔侵權責任。

上述案例中,萬達運通在未收回由其簽發的、由南洋商貿持有的正本提單的情形下,將貨物交付給案外人,違反了憑單交貨的法定義務,應當承擔賠償責任。萬達運通聲稱“南洋商貿被案外人詐騙”。但是,如果萬達運通履行了憑單交貨的法定義務,南洋商貿則不會因涉案貨物失去控制而遭受貨物損失。因此,萬達運通應當依照法律規定賠償南洋商貿的損失。

隨著我國“一帶一路”倡議和海洋強國戰略的不斷發展,國際海上貨物運輸糾紛案件,必將日益增加。通過本案的裁判,對國內賣方及承運人最具價值的啟示,就是無論采用何種貿易術語,以及如何操作租船訂艙事宜,在簽發正本提單的情況下,只有憑正本提單交付貨物才能免除法律風險。采用FOB條款訂立國際貿易合同,若放棄在正本提單中記載為“托運人”的權利,必須持有貨物的全套正本提單,這是國內賣方防范國際貿易風險的法律底線。(責編 何睿 美編 趙佳)

編輯:張凱華

3d杀码定胆3d胆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