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報社主辦
搜索
公告: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 我們整裝出發! 法制日報社《法人》雜志總編輯致讀者
首頁 > 金融 > 保險 > 正文

鬧烏龍接罰單 中華聯合財險麻煩不斷

今年可謂是中華聯合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華聯合財險”)的多事之秋。繼產品備案違規遭“點名”、年內領14張罰單被罰496萬元后,中華聯合財險公告又鬧“烏龍”。近日,一則股權變更公告透露,新疆錦棉棉業將所持有的500萬股股份轉讓給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七師供銷合作總公司,但在公告中,卻將中華聯合財險寫成中華聯合保險集團。此外,從管理層來看,近年來該公司也經歷了一系列人事震蕩,不僅四年三換董事長,總經理一職也遲遲未落定。

轉讓標的現“張冠李戴”

“新疆錦棉棉業將所持有的中華聯合保險集團有限公司500萬股股份(占總股本約0.0342%)轉讓給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七師供銷合作總公司。”這摘取自9月24日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披露的《就看不中華聯合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關于變更股東有關情況的信息披露公告》。 

翌日,中國保險行業協會將公告標題更正為《中華聯合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關于變更股東有關情況的信息披露公告》,不過文中上述內容并無變化。

值得注意的是,公告披露方由中華聯合保險集團變更為旗下子公司中華聯合財險。那么,究竟是集團公司還是財險公司的股東轉讓股權?

北京商報記者查詢股權信息發現,在中華聯合財險股東名單中,新疆錦棉棉業持有0.0342%股份,為該公司第13位股東。而在中華聯合保險集團的股東列表里,卻未發現新疆錦棉棉業的身影。

針對公告出現“張冠李戴”一事,北京商報記者采訪中華聯合財險,但截至發稿,該公司未予以回應。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來,中華聯合財險頻現股權轉讓。今年1月,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將持有該公司的8700萬股股份轉讓給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投資有限責任公司;10月8日,阿拉爾統眾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將所持有的1.35億股股份也轉讓給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投資有限責任公司。

中華聯合財險為何會出現如此頻繁的股權轉讓?針對此問題,北京商報記者采訪該公司,但截至發稿,該公司未予以回應。

凈利下滑逾三成

近幾年來,中華聯合財險保費收入呈現逐年增長態勢。北京商報記者梳理發現,2011-2018年,該公司已賺保費分別為196.64億元、213.44億元、248.81億元、285.17億元、354.15億元、363.01億元、365.59億元、387.89億元。

年初至今,該公司負債端向好趨勢依舊,兩組數據便能佐證。其一,償付能力二季報顯示,該公司上半年合計保險業務收入為259.91億元,同比增長11.4%,其中,一季度和二季度的保險業務收入分別為116.3億元和143.61億元。

另一組最新數據則顯示,今年前8個月財產險累計實現原保險保費收入8669億元,同比增長11%;而中華聯合財險前8個月原保險保費收入為330.92億元,同比增長13%,高于行業增速。

但是不同于保險業務收入的接連報喜,中華聯合財險凈利潤卻出現下滑。上半年,該公司合計凈利潤1.68億元,同比下降35.17%,其中,一季度和二季度的凈利潤呈現強烈反差,一季度實現凈利潤2.65億元,而二季度卻虧損了9748萬元。

對于今年二季度中華聯合財險凈利潤為何由盈轉虧,北京商報記者采訪該公司,截至發稿前,該公司也未回應。

這廂,中華聯合財險保費不斷向好,凈利潤卻下滑;那廂,該公司高管層經歷了一系列更迭。

今年6月底,銀保監會批準中華聯合財險總裁徐斌升任董事長。而這已是該公司四年來三換董事長。2015年底,羅海平出任中華聯合財險董事長兼總經理;2017年下半年,梅孝峰接替羅海平,成為新一任董事長。

但伴隨著徐斌升任董事長,該公司總經理一職出現空缺。對于四年三換掌舵人,總經理一職懸而未決,有分析人士表示,頻繁的人事變動或對中華聯合財險的發展戰略產生影響。同時,財險業的激烈競爭將加劇該公司的業績壓力。

農險成重災區

作為中華聯合財險的重要業務,農險及車險不單單帶來保費收入,還為該公司帶來了多張罰單。據北京商報記者統計,今年前三季度,各地銀保監局共向中華聯合財險開出14張罰單,累計罰款496萬元,其中7張涉及農險業務,5張涉及車險業務。

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保險行業最大罰單也“花落”中華聯合財險。今年2月,中華聯合財險因存在拒不依法履行保險合同約定的賠償義務;編制或者提供虛假報告、報表、文件、資料;虛假理賠以沖銷投保人應繳的保險費三項違法違規行為,被四川銀保監局累計罰款155萬元,同時責令中華聯合財險簡陽支公司停止接受農險新業務一年,并撤銷簡陽支公司經理任職資格。

此外,中華聯合財險涉及農險業務的罰單還包括檔案存在被保險人簽字缺失、雷同或客戶聯系方式缺失或無效等不完整、不真實;農業保險承保理賠檔案存在不真實、不完整等問題。

農險屬于一項政策性險種,為何險企承保過程中違規問題如此多發?對此,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解釋稱,目前我國農險主要以小農戶為主,并且戶數非常多,保險公司若想做到逐戶承保并且資料真實,需要付出高昂成本,由此導致編制虛假資料在農險承保中頻發。

另外,在農險承保中,農戶自身需要繳納保費的20%,但實際上,不少農戶的保費由其他人代繳墊付,事后還要將墊付的保費要回,于是保險公司就虛構賠案以此將墊付的保費還回去。

除罰單外,中華聯合財險在今年7月還收到了一份監管函。據了解,銀保監會在進行第二次財產保險公司備案產品條款費率非現場檢查后,發現該公司的部分產品共計存在15項問題,包括引用已廢止標準、費用補償型醫療保險未區分被保險人是否擁有社會醫療保險等不同情況、費率表出現文字或格式錯誤等。

對此,銀保監會要求該公司自接到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之日起,立即停止使用問題產品,并在一個月內完成問題產品的修改工作。同時對公司產品開發管理方面存在的問題進行全面自查整改。北京商報記者孟凡霞李皓潔實習記者劉倩

編輯:張凱華

3d杀码定胆3d胆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