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報社主辦
搜索
公告: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 我們整裝出發! 法制日報社《法人》雜志總編輯致讀者
首頁 > 法人訪談 > 正文

獨臂律師李長青:餓肚子也必須有操守

◎ 文 《法人》特約記者 王洪禹

7月18日,李長青更新了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我辯護的遼寧大連“雷鋒式貪污干部”裴俊廷終審宣判,罪名改成濫用職權,刑期3年3個月。而在此之前的一審,裴俊廷以貪污罪被判處了11年有期徒刑。

寥寥幾筆,又一次成功的辯護改判記錄在了李長青的律師職業生涯中。《法人》記者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李長青表示祝賀,他卻顯得頗為平靜:“沒什么值得祝賀的,那種獲得勝利就興奮的時期早已經過去了,我在看下一個案子的卷宗……”

飛來橫禍 不甘平庸的求學之路

李長青,1969年出生于河北省保定市的一個普通村落。1983年的秋收時節,14歲的李長青正和家人一起忙碌收割,突然災難從天而降,工作中的柴油機皮帶一端脫落,另一端還連接在脫粒機上,李長青見狀上前撿起脫落的皮帶,打算使勁把皮帶從機器上抖落下來,結果意外發生了……一瞬間,他不省人事。

李長青說,自己從家人的懷抱中醒來時,右臂上滿是鮮血,想要做一個握拳的動作都不可能,家人把他緊急送往北京積水潭醫院救治。由于當時的醫療技術相對落后,為了防止出現并發癥及大面積感染,醫生對李長青進行了截肢手術。

出院后,李長青只能休學在家,人生前途一片渺茫,家人開始為他的未來四處籌劃。家庭中多數人的建議是,讓李長青去放羊,做一個羊倌可以維持生計。不過,李長青并不想這樣,他甚至不喜歡別人把自己歸屬于需要被人照料的弱勢群體中,他堅持要去上學,希望通過讀書改變自己的命運,父親最終還是支持了李長青的選擇。

失去了右臂,李長青努力學習使用左手寫字、洗臉、干農活和做家務。值得一提的是,他從開始左手寫字到能夠熟練書寫,前后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兩年后,李長青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當地一所重點高中;三年后,他被河北經貿大學的前身——河北商業高等專科學校錄取。李長青不僅成為全村的第一個大學生,還在大學畢業后找到了自己的生活伴侶,并和愛人一起籌款50萬元開起了農場。不過,由于當時市場環境并不成熟,農場連年虧損,無奈之下李長青只好關閉了農場,繼續求學。

2003年,李長青獲得北京大學理學學士學位;2005年,李長青通過國家首屆心理咨詢師資格考試,拿到二級心理咨詢師資格證書。當年,全國通過這項考試的考生只有277人;2007年,李長青又以非法學專業背景,一次性通過國家司法考試,隨后正式成為一名執業律師。

在回憶這段過往的時候,李長青不無感慨地說:“如果我沒有遭遇那場變故、我的生意沒有破產,我的潛能可能就不會被激發出來。正是這種潛能,改變了我的命運。”

小試牛刀 起訴百度涉嫌行業壟斷

律師生涯的實習期間,李長青代理了一起廣為人知的案件:2008年,一家互聯網醫藥公司的網站“全民醫藥網”被百度全網封殺,當時的百度正在試水排名競價,被封殺的公司幾乎毫無出路,陷入絕望。這家互聯網醫藥公司的法人代表多次主動與百度溝通未果,無奈之下打算通過司法途徑起訴百度,該公司的法人代表邀請李長青擔任訴訟代理人。

通過對案件的認真梳理,李長青認為,流量是網站的生命,百度的封殺屏蔽行為給依靠互聯網生存的公司帶來的是滅頂之災。百度具有支配性市場份額和搜索引擎兩大優勢,百度的封殺是基于其獲得的市場支配地位,其行為是對市場支配地位的濫用,導致原告公司市場競爭主體地位的實際消滅,損害了市場活力,違反了反壟斷法。

2008年8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正式生效,同年的10月31日,李長青把《反壟斷調查申請書》送到了國家工商總局反壟斷處,申請對百度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壟斷行為進行調查。申請書除了申請執法機構對百度涉嫌壟斷事實進行調查之外,還請求國家依法對百度罰款1.7億元人民幣。

此事經媒體報道后,迅速引發社會廣泛關注。當輿論對百度競價排名“人人喊打”時,李長青卻表示,我們要做的并非“打倒百度”,而是要一個規范的百度、一個健康的百度和一個公平的互聯網市場秩序。

這起挑戰行業巨頭的案件從一審打到二審,百度最終勝訴。不過,作為剛剛入行的新人,李長青因此聲名鵲起。在一次參加李開復出席的活動現場,他竟然被李開復直接認出“你就是那個代理起訴百度公司的獨臂律師李長青”。

愿望難圓 想接經濟案的刑辯律師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李長青參與了很多刑事案件的辯護工作。但是,從經濟效益的角度來看,刑事辯護案件是最難賺錢的。律師往往更喜歡經濟案件,其次是代理民事案件,這兩類案件都可以按照訴訟標的的比例收取律師費用,這與刑案中按照程序收費的方式天壤之別。

刑事案件不僅律師費少,付出的工作量卻巨大。為了一個刑事案件的細節,李長青多次趕赴案發現場勘查,甚至為了最大限度地還原事實真相,他會等到和案件發生時的季節、時間、天氣狀況都吻合的時候重返現場復盤。

記者問李長青為什么不去接一些可以賺錢的經濟案件或民事案件?他無奈地說:“可能是我辯護的一些刑事案件給公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來找我的都是刑事案件。其實,我也想接經濟案件啊。”

在李長青代理的為數不多的經濟案件中,一個職務侵占的案例不得不說:一名女性財務人員被指控侵占公司數百萬資金,一審被判處11年有期徒刑。但李長青發現,這名財務人員違法的原因是“在老板的指示下用自己個人的銀行賬戶為公司走賬”。為此,李長青復查了這名財務人員的數百筆收支記錄,有些記錄連她本人都記不住了,甚至不想追究下去,表示自己認罪服判,但李長青依然而不舍地幫助她核對每一筆賬目。

李長青發現,這名財務人員的多筆被指控的侵占款項事實上都是被公司法人代表的直系親屬使用,其中一筆幾十萬的款項直接匯入了公司法人代表母親的銀行賬戶中。遺憾的是,辦案人員居然直接把這樣的款項納入該名財務人員的侵占數額。最終,李長青為這名財務人員洗去了大量不合法的指控,二審改判為有期徒刑3年,在一審基礎上減掉了8年。

幾戰成名 一年兩案六人洗脫罪名

在中國的司法體系中,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無罪判決率一直出奇的低,主要是因為我國的錯案追究制——只要一個案件判決無罪,就會追究案件的偵查、起訴和原審審判人員的責任。因此,辯護改判無罪幾乎是律師“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2018年,李長青辯護的兩起案件中,有6名被告人被依法宣告無罪,這在刑事辯護界難能可貴,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廖海軍案”。

1999年,河北省遷西縣兩名女童被殺,當地警方對女童所居住的村莊進行地毯式排查,因警犬參與搜索,廖海軍的父母與警方發生了言語上的沖突,之后一家三口被分別帶到三個不同的派出所審訊。

據當地檢察院事后出具的一份材料顯示,廖海軍及其父母不排除遭遇了刑訊逼供,一個直接的證據就是廖海軍的父親從被帶進派出所到送達醫院搶救,前后還不到24小時,并且所有的住院搶救費用都是當地警方付款的。

隨后,尚未年滿18歲的廖海軍因故意殺人罪被判無期徒刑,他的父母也被指控幫助拋尸,被判包庇罪,獲刑5年。廖母出獄后開始申訴,最終獲得了最高人民法院的關注,撤銷了河北省高院的裁定,服刑11年的廖海軍走出監獄。

2016年,廖海軍案在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重審,但當時幾乎一貧如洗的廖海軍拿不出律師費,只好硬著頭皮準備上法庭自辯。開庭的前三天,李長青經人介紹同意為廖海軍無償辯護。他用了三天的時間查閱案卷,走訪現場及證人,最終在法庭上為廖家三口辯護無罪。案件一波三折,2018年8月,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廖家三口全部無罪”的時候,廖海軍的父母都已經去世。

案件宣判的當天,李長青特地讓廖海軍復印了判決書,并陪同他來到父母的墓前,焚燒了判決書的復印件,以告慰父母在天之靈。隨后在李長青的協助下,廖海軍開始了追責之旅。截至本文刊發之日,當年制造了廖家三口冤案的多名警務人員先后被捕。就在不久前的8月29日,廖海軍收到檢察院發來的《被害人權利義務告知書》,被告知當年辦理這起冤案的刑警隊長張某祥已經被提起公訴,罪名是“刑訊逼供”。

同年,李長青又代理了“河北苗長文故意傷害案”——河北省玉田縣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苗長文、苗長苓、鄭德寬以預謀故意傷害彭力致死案,李長青律師在做了大量細致的分析后,認為起訴書指控不實,基本要件事實不清,現有證據僅能達到“懷疑”的水平,未能達到認定事實的確實充分的標準,最后法院判決三名被告人無罪。

取舍底線 清貧守道的十不接律師

2018年年底,李長青離開了工作多年的律師事務所,在北京市平谷區創辦了“京谷律師事務所”,正式開始了自己當老板的日子。單立門戶是為了追求更大的經濟收益嗎?對此,李長青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許多刑事案件當事人的家庭經濟條件都很差,有時讓他們繳納基礎的律師費都成問題,所以我會酌情減免他們的費用。但是,由于我個人的舉動往往造成律所收不到應該收取的服務費,所以我自己開辦了事務所,收費多少我自己說了算,最大限度地去幫助那些經濟上相對貧困的當事人。”

律師生涯已逾10年,李長青逐漸總結了自己取舍案件的底線。前不久,他在自媒體上發布了一篇題為《案件,我有十不接》的文章,列舉了“托人找關系的不接、所托事項不道德的不接、要求承諾結果的不接”等10種選擇案件的標準,并在文中自述說明:“自己雖然半路出家,經過努力,也算有了一點成績。隨著知名度的提升,找我代理的人也越來越多。但是我接案后都是親力親為,沒辦法把律師業務做成商品批發業務,接案數量必然會受到限制,選擇案件不可避免。”

可見,賺錢并不是李長青的唯一追求,他依舊堅持以刑事辯護為主業,雖然這條道路艱辛,但恪守執業道德和良知才是一名律師的底線。用李長青自己的話說:“有朋友說餓肚子的律師沒有選擇權,我的觀點是餓肚子的律師必須有所選擇,甘于清貧,但內心坦蕩,平和的心態才是我一生的追求。”(美編 劉曉瑩 責編 王茜)

李長青簡介

李長青律師,1969年出生于燕趙古城河北保定,獲得北京大學理學學士學位。2009年正式取得律師執業證 。參與多起刑事案件的辯護工作,其中擔任廖海軍故意殺人案辯護律師最為著名。被告人廖海軍被改判無罪,獲國家賠償340萬余元,歷時19年的冤案得以平反昭雪。

編輯:張凱華

3d杀码定胆3d胆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