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報社主辦
搜索
公告: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 我們整裝出發! 法制日報社《法人》雜志總編輯致讀者
首頁 > 法人訪談 > 正文

朱曉磊和他的星權密碼

◎  《法人》全媒體記者 彭飛

這是一家在明星光環中迅速走紅的律所,也是一家常常將明星推上熱搜的律所。

它發布的案情播報和辟謠聲明 像一束光,穿透明晦不清的 娛樂塵囂。誹謗劉詩詩與吳奇隆離婚、 吳亦凡涉毒、范冰冰懷孕等謠言的律師聲明均出自它之手,它因此成了明星維權的代名詞。

它就是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短短四年時間,律所幫助上百位明星打贏上千場官司,并迅速成為一種現象,很多人對星權的走紅充滿好奇。

它的創始人叫朱曉磊,36歲,出身于山東濰坊農村。北漂十年,創業四載,從籍籍無名到聲名鵲起,迅速占據的法律細分市場的半壁江山。外界看得到的是他和星權代理過的數以千計的耀眼案例,看不到的是這群年輕律師在每一起案件背后的執著與較真;看得到的是他和星權在明星光環映照下的榮譽和喝彩,看不到的是燈火樓臺下他們對法律專業和信念的傳承與堅守。

星權速度

7月的一個周四下午,《法人》記者如約來到位于北京市霄云路霄云中心的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朱曉磊剛剛接待完下午的第一撥來訪者,他被簇擁在一群合影的年輕學生中間,像一位大哥哥,耐心地聽從著攝像師的站位指引。人群中的朱曉磊古銅膚色,身材健碩,很有親和力。因為帥氣的五官,他常被形容是“現實版的何以琛”。

朱曉磊身旁這些20歲上下的年輕人,是來自湖北武漢幾所高校的法學院學生,利用暑假時間慕名來到星權律所參觀學習互聯網法院的具體辦案流程。這家辦公面積不算很大的律所,從創立以來已經數次遷址,隨處可見的明星標識和印記,讓學生們興趣盎然。

朱曉磊的辦公桌正對面是一面明星簽名墻,上面依稀可以看到郎朗、吳鎮宇、吳奇隆、黃奕、李小璐等明星的簽名。

“星權律師,守護星權。”張貼在辦公室一側墻體的所標下寫著這樣一行字。四年前,朱曉磊創辦了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那時他剛剛三十出頭。

星權的發展速度超出了很多人的預期。四年時間,星權就已擺脫大多數小型律所缺乏案源的苦惱。22名執業律師,30多名實習律師、律師助理,一整套明星維權案件的管理流程,工作非常飽和,但人手卻顯得緊張。

微信里,朱曉磊有逾百位明星好友,并和很多人保持頻繁的工作互動。微博上,星權律所的粉絲近3萬人,它發布的很多信息都能成為當日的重磅娛樂事件。

范冰冰、黃曉明、李冰冰、林志穎、黃渤等逾百位明星,均是星權的常年客戶,除了大陸還有港澳臺及海外明星。朱曉磊曾幫助李連杰打贏了一場名譽權官司,隨后李連杰向好友向華強也推薦了星權。明星之間口口相傳,以至有了如今的星權客戶版圖。

去年星權律所成立三周年晚會上,張紹剛擔任嘉賓主持,著名主持人魯豫亦應邀參加。成立于2015年5月4日的星權,收到54位明星的視頻祝福,大量明星送來花籃慶賀。

案件標準化

2019年7月初,杭州某飲品公司擅用藝人Angelababy肖像,法院全額支持了Angelababy的訴請,飲品公司被判賠禮道歉,并需賠償100萬元經濟損失。這條信息在新浪微博話題榜上達到了2.6億的閱讀量。

類似的明星名譽權、肖像權勝訴案例,在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比比皆是。僅僅以星權律所7月份發布的微博信息來看,他們就成功幫助Angelababy、董潔、李小璐、鹿晗、林俊杰、安以軒、井柏然等人打贏了官司,并幫助王力宏、蕭亞軒、朱正廷、王一博發布律師聲明、準備前期訴訟工作。

事實上,微博上披露的案件只是星權代理眾多案件中的冰山一角。朱曉磊向記者透露,目前星權已完成公證并需要進一步處理的案件就有數千例,有些明星單人勝訴案例便已過百起,已經判決的案件中,勝訴率接近百分之百。借由這些案件,星權幫助眾多明星一次次走出輿論風暴,明星肖像被“習慣性侵權”的社會亂象也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改觀。

在朱曉磊代理的一些案件中,也并非所有案件一審就獲勝訴。在代理秦昊名譽權案時,一家網站利用微表情理論,對參加節目錄制的伊能靜現任老公秦昊的表情進行解讀認為,秦昊嫌棄伊能靜。一審判決認為微表情分析屬于有一定依據的理論,且明星須有必要容忍的義務,故駁回了秦昊的所有訴求。

收到這一判決后,朱曉磊堅持認為一審判決的裁判觀點存在諸多問題,“人家新婚燕爾,你通過一組微表情就說一方討厭嫌棄另一方,而且在當事人明確回應相關解讀結論失實的情況下,仍然持續散播此類無益訊息,不管從哪個角度考量,此種行為都應受到法律的否定。”二審開庭前一天晚上,朱曉磊抱著卷宗睡著了,第二天一早通過再次比對視頻,形成了新思路。經法官耐心調解,案件被告在二審期間滿足了秦昊提出的合理訴求。

大量案件的經驗積累,讓星權律師逐漸樹立一種標準化的判斷力。“過去我們也會因為同一個法院出現同案不同判而備感困惑。但隨著我們做了足夠多的案件,我們會把同一類型的案件標準化,不可控因素現在變得可控了。現在我們已經建立起一種行業自信,能夠做到給當事人更精準的反饋和分析。”

借由星權成功代理的一起起自帶傳播流量的明星維權案例,正在一點點地扭轉長期存在于娛樂行業的一些風氣,“過去明星遭遇侵權,不管多無稽、多離譜,常常能忍則忍。現在已經不一樣了,一例又一例的造謠者、侵權者被判高額賠償、賠禮道歉的案件出來之后,謠言炮制者明顯收斂了很多。”

保持新鮮感

在明星維權領域,星權逐漸駕輕就熟。而一些新問題的出現,一方面激發他們的好勝心,一方面讓他們保持著持續的新鮮感和興奮感。比如《爸爸去哪兒》拍完后,有人用林志穎父子的背影和側影照片宣傳,算不算侵權?還有人把完整肖像的鼻子以上部分切掉,只保留鼻子以下部分,但是仍然能夠識別出是這個明星,這個構不構成侵權?

前段時間有個網絡短劇意欲在騰訊上映,預告視頻都發出來了,演員是一位通過整容等方式刻意模仿范冰冰的人,這個劇的名字就叫《我不是范冰冰》,“你說這個侵不侵權,她沒說她是范冰冰,她就說她不是范冰冰啊。還有一個類似的,有一首歌,叫《我不是黃渤》,像這樣的攀附類案件該如何處理,會激發我們去深入探討、研究。”

當向記者如數家珍地分享案例時,朱曉磊眼睛里閃爍著光芒,“不管當事人是不是明星,把每一例案件認認真真地研究透,保證每一例案件的代理效果是取得當事人信任的關鍵。我們真的不可以說星權是最專業的,但是在很多藝人眼中,星權似乎已和專業畫上了等號。這種信任來源于我們多年的積淀、鉆研。”

從代理第一起演藝維權案件起,朱曉磊便有這樣的熱情。那時,朱曉磊還是一位尚未拿到正式執業證的實習律師,他特別邀請了一名正式執業律師共同代理,實際上由他負責具體工作。通過數月拉鋸式的溝通、談判,侵權方最終不僅承認了侵權事實,不僅對這名平面模特進行了道歉和賠償,還向這位平面模特發出了代言邀約,與她簽訂了形象代言協議。這起案件實現了多贏的局面,給了朱曉磊很大的啟示和信心。

朱曉磊目前擔任中國傳媒大學文法學院在校研究生的業界導師,以及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在校研究生碩士論文評議老師。課堂上,他會把星權辦理的案例拿出來分享給學生,“很多案例,可能我講課的時候還在審理階段,我只是把案例拋出來,讓學生自己去思考,去分析可能的結果。課程結束時,法院的判決結果剛好出爐,我們再回過頭去看當時的分析和討論,這非常有意思。”

星權有密碼

星權有兩個工作微信群,一個是對外文件審核小組,一個是案源審核小組。

“所有的文件、律師函必須經過對外文件審核小組的審核才能發出去,這是我們的底線。”審核小組已有了既定的規則,不同的錯誤對應不同的錯誤單元,如果審核出錯誤,過錯方將會根據錯誤單元數而被扣發定額績效金,然后律所再按過錯方被扣績效金的一定倍數進行補貼,一起作為審核小組成員的額外績效金。

而對外案源審核小組,則是依據專業進行判斷,比如一個案件是否可訴,是否可發律師函。

“幫助明星做出理性選擇,是我們要做好的第一課。公眾人物要有適當的容忍,并不是說明星心里面覺得不適了,就可以發律師函甚至訴訟。甚至有些攻擊性的言論,并不必然被法院認定為侵權行為。我們要再從中選擇,最大程度避免敗訴結果的發生。”朱曉磊說,當星權決定要做一個案子的時候,往往已經把法院對該案的預判做了事先的模擬和嚴謹的推演,推演的依據不僅是相關法律法規、司法解釋,還有既往的同類判例。

細致、嚴謹、保密,是星權對所有人的要求。以一份小小的律師聲明為例,從模式到標點符號,都要求不出差錯。“我們發布過很多的律師聲明,但是不知道您注意到沒,我們的律師聲明有嚴格的格式要求,聲明前面的事實描述部分,一定會注明,情況是誰介紹的,證據是誰提供的。這些細節,既是對明星負責,也是對律所及署名律師負責。”

“甘心于小,著力于精,致力于強。”朱曉磊目前被朝陽區律師協會中小律所發展中心選為發展顧問,之后他才知道整個朝陽區95%的律所都是中小律所。朱曉磊并不期待星權成為一個行業巨無霸,但他卻要求星權一定要成為一個專業化的精品律所。

2019年5月,朱曉磊獲“2015—2018年度北京市優秀律師”榮譽,這是三年評選一次、含金量頗高的北京律師界的殊榮。

如果從成立時間來看,這是一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的年輕律所。如果從發展規模來看,它也是一個羽翼有待豐滿的中小型律所。但這一切都沒影響行業對它的期待。

“作為一名律師,我期望的狀態是:勤勉專業,既善于法律風險防范又善于法律糾紛處理,同時要有悲憫之心和家國情懷,不僅僅著眼個案代理,更關注個案的輻射意義和延伸價值,洞察到法律政策規定的滯后性和不合理性,從而推動既定規則的改良。”采訪中,朱曉磊如是回應自己理想中的律師形象。如今,這位年輕的法律人正走在通往理想的路上。 (編輯 呂斌)

編輯:張凱華

3d杀码定胆3d胆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