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報社主辦
搜索
公告: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 我們整裝出發! 法制日報社《法人》雜志總編輯致讀者
首頁 > 特別報道 > 正文

資金盤爆雷現象調查

□《法人》全媒體記者  伍洲奇

“金融企業家的最大缺點之一,是對資金池的產權意識缺失。”8月1日,著名刑辯律師、北京紫華律師事務所主任錢列陽在接受《法人》記者專訪時,開門見山地指出金融企業家存在的問題。

此前的7月18日,一則消息在投資圈里傳開:中國平安旗下理財平臺陸金所,宣布要退出P2P業務。對此,業界人士感慨,“互聯網金融由此步入冰河時代”。采訪中記者發現,近年來,已有數百家P2P公司和資金盤相繼崩盤。

資金盤崩潰后,留下損失慘重的投資者和無數法律糾葛,刑事、民事、行政等多類紛爭摻雜其中。因此,投資者利益保護和企業家風險防范,成為時下的熱點話題。

資金盤違規亂象

在北京紫華律師事務所辦公室,錢列陽遞給記者一本新著——《證券期貨犯罪十六講》。錢列陽稱,“閱讀本書,能讓金融人多一點法律意識,讓法律人多一點金融知識。”錢列陽表示,很多金融企業家并沒有搞清楚,公司資金池里的資金并不是公司的,更不是企業家個人的,他們沒有所有權,只能行使管理權。

錢列陽因此認為,金融企業家獲得的報酬,只能是傭金,即勞動報酬。而不可能是紅利和孳息,只有擁有產權,才能獲得紅利和孳息。

司法實踐中,很多P2P資金盤公司因為種種原因,混淆了公司資金池產權的歸屬,導致公司高管身陷囹圄的并不罕見。通過對公安機關和媒體披露案件的梳理,記者發現資金盤違法違規形形色色,各有特點。

比較常見且涉案資金最多的,是一些以金交所、文交所、借貸之名行龐氏騙局的平臺,如e租寶。e租寶從2014年成立,到2015年末跑路,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將累計交易發生額做到高達700多億元,涉及90余萬人。又如昆明泛亞,這家號稱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屬交易所,導致22萬名投資者的430億資金追討無門;上海中晉至案發時,未兌付金額達52億元,涉及投資者1.28萬余人。

資金盤中,以微商傳銷的模式更為普遍,例如安徽合肥“云夢生活”案,至案發,該傳銷組織已發展注冊會員28萬余人,層級達214層,交納會費人員達3萬余人,涉案金額高達2.8億元。河南許昌“誠信買賣寶”案,涉及全國20多個省份、注冊會員80余萬個、涉案金額200億余元。

一些打著消費返利、合法消費模式外衣的資金盤也讓人防不勝防,例如人人公益,上線一個月即非法集資超10億元;又如萬家購物,涉案金額240億元,董事長最終被判15年有期徒刑。

最時髦的資金盤,當數打著虛擬貨幣、新概念外匯等國際化口號融資的平臺,例如GCB光彩幣,注冊會員數十萬,涉案金額上億元;EGD網絡黃金,注冊會員50萬人,涉案金額109億。

最無恥無德的資金盤,則是打著養老、善孝、愛心的平臺,例如善心匯、老媽樂,這些資金盤以愛之名,實為詐騙,幕后操盤者最終都難逃法律的嚴懲。

投資者損失慘重

動輒涉及資金數以億計的資金盤,一旦崩潰,投資者的財產即將面臨血本無歸的危險。

記者發現,在微信或QQ群里,聚集了一大拔維權的投資者。有投資者表示,“為了不讓風險集中,我把資金分散投入了不同的P2P平臺,沒想到這些平臺全都崩潰了。”網友將其總結為一個段子,作為茶余飯后的談資:你沒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卻把所有籃子放在了一輛車上。

“投資有風險,理財需謹慎。”每個“韭菜”都被這句話教育過。記者觀察發現,從野蠻生長到泡沫破裂,P2P的盛宴不過數年而已,如今已逐漸難以為繼。而投資者只用了幾個月,從躍躍欲試到哭天搶地,人性的貪婪與弱點也在其中展露無遺。

不難發現,許多當初一起入坑P2P的投資者,已經成為共同戰斗、討伐平臺方的難兄難弟,有的在維權群內憤慨地控訴平臺方,有的則一起遠赴異地維權。令人驚訝的是,這些集體維權的人中,竟然有卷了他人維權費用跑路的,即P2P維權群再遭集資騙局。

“如果有10%的利潤,資本就會保證到處被使用;有20%的利潤,資本就能活躍起來;有50%的利潤,資本就會鋌而走險;為了100%的利潤,資本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潤,資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絞首的危險。”一位業內人士引用馬克思的話,概括了資本和人性逐利的“原罪”。

毋庸置疑,這些為了利潤踐踏法律者,必然將面臨法律的嚴懲,但投資者的財產卻耗費殆盡,維權舉步維艱。

如何規避風險

對于爆雷的資金盤,警方對其偵查工作一直未停歇,在一樁樁案件的通報中,記者發現相比對犯罪嫌疑人逮捕抑或是凍結資產,通報內容里還有一個最重要的信息,往往容易被讀者忽略,這就是平臺的回款能力。

在一波波資金盤的爆雷潮中,受傷最深的是投資者的“錢袋子”,而如何最大程度地將投資者的損失降到最小,相較于變賣資產等籌措資金等方式,平臺的回款能力更為直接,這相當于平臺自身的造血細胞。

在對涉案資金盤的解決上,除了對房產等資產進行凍結外,警方在關注回款能力的同時,也會和平臺合作方約談,并加大催收力度,內外雙管齊下,以解決投資者的資金安全問題。

近日,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發布消息則指出,行業合規自律檢查期間,各網貸機構應切實履行主體責任和社會責任,不得以接受檢查為由中斷或停止正常經營。

在警方層層剝繭、努力為投資者追贓挽損時,還有一些信息需要投資者留意,以配合公安機關更好地處理好涉案平臺的問題。記者發現,自近年一些資金盤爆雷以來,國家不斷加強對此類公司的監管與整治,以保證正常的金融秩序和投資者的利益不受損失。

2019年7月6日,互聯網金融整治領導小組和網貸整治領導小組聯合召開了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座談會。會議表示,要以轉型發展和良性退出為主要工作方向,嚴禁新增互聯網金融機構,及時處置隨意變更股東或注冊地遷址的機構,引導絕大多數機構通過主動清盤、停業退出或轉型發展等方式實現風險出清。

會議表示,到2019年四季度,在合規檢查、接入系統、數據核驗等工作基本完成的基礎上,將逐一對在線運營機構進行分類管理,多措并舉化解風險。專項整治工作按照“成熟一家、納入一家”的原則,將整改基本合格機構納入監管試點。

此外,會議還表示,下半年整治工作還將加大對已出險機構追贓挽損的力度,及時回應投資人關切和訴求,暢通投訴和維權渠道。

北京德和衡(深圳)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蔣陽兵律師對此表示,在互金公司的良性退出過程中,關鍵在于如何利用好司法的兜底救濟進行高效清收止損,因此在現階段如何能高效地利用司法救濟對互金公司進行清盤,是核心問題之一。(編輯 呂斌)

編輯:張凱華

3d杀码定胆3d胆码预测